心冷,不可暖;心碎,不可圆.

忘川河畔,奈何桥上。
别人都唤她,孟婆。
日子久了,她也忘记了她本名。
只知每日,都来此。
似等待,似观望。
奈何桥上,每日都有鬼魂,来此,她便送上一碗汤。
“喝过,便忘却凡尘往事,再度投胎,或成人,或为畜。”
那一日,他来此,“我要记得她,来世才好寻她。”
孟婆轻笑地打量着他。
孟婆发现,竟是他。
她看着他认真执着的模样。
心,竟有些微疼。
他寻她,已三世。
然,他却不知,她在此,已等候他百年。
千年之前,小桥之上。
她叫梦缡。
他叫凡羽。
/文,玄陌/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玄陌 | Powered by LOFTER